用自己的行为践行“南丁格尔精神”的军中之花 ——记第43届南丁格尔_中国护理史馆

用自己的行为践行“南丁格尔精神”的军中之花 ——记第43届南丁格尔

Author 本站 2016-04-23

  她,16岁就来到部队,并在一年多后,选择了做一名“提灯女神”;她,几十年来,多次跟随高原医疗队,攀高山、越雪岭、进毡房、下牧场,足迹几乎踏遍了青海的山山水水,护理和参加抢救的重危病人不计其数;她,在玉树地震中,失去了四位亲人,却仍始终坚持战斗在抗震救灾的第一线;她,58岁,仍身背50多斤的药箱,在地震灾区走村串户进帐房、上寺庙送医送药。她就是第43届南丁格尔奖章获得者、解放军第四医院副主任护师索玉梅。 

    2011年8月26日,索玉梅和其他8位获奖者一起从胡锦涛总书记手里接过了南丁格尔奖章。获奖以后,索玉梅说:“人道、博爱、奉献”的红十字精神对自己的护理工作产生了很大影响,她将一如既往,继续用实际行动,推动中国人道事业的发展。 雪域高原的“太阳仙女” 作为青海的第一批藏族女兵,索玉梅16岁参军人伍来到部队,能歌善舞的她原本是青海省军区的一名文艺兵。一年多后,省军区宣传队解散,索玉梅来到第四医院,在兰州军区高等医学专科学校学习之后,她成为高原医疗队的一员。从那时候起,索玉梅就知道,选择做一名“提灯女神”,便意味着自己微弱的灯光可以照亮患者的前行之路,而自己的人生将充满仁爱、道义和奉献。

    青海高原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,条件极其艰苦。多年来,索玉梅多次跟随高原医疗队,攀高山、越雪岭、进毡房、下牧场,足迹几乎踏遍了青海的山山水水。一次,高原医疗队来到海拔4000多米、高寒、缺氧的唐古拉地区,藏族姑娘康南措上消化道大出血,生命垂危,需要大量输血,索玉梅毅然把胳膊伸到医生面前,坚定地说“抽我的吧”,在医疗队员的带动下,老乡们也纷纷挽起袖子,献出了在“生命禁区”比黄金还要珍贵的鲜血,年轻的姑娘得救了。

    四十年来,索玉梅护理和参加抢救的重危病人多达七百多人次,护理过的普通患者不计其数。一位叫高建文的患者因患休克型肺炎住进了医院,他还患有严重的癫痫病,由于在家里长期卧床,护理不当,全身长满了褥疮,有的已溃烂流脓,大小便失禁,粪便腥臭难闻,同病房的患者谁也不愿意与他为邻,硬是要求调换病房。索玉梅一面向其他患者做说服工作,一面为高建文洗澡、理发、剪指甲、换衣服,对褥疮溃烂部位天天坚持给他换药照烤。还有一位叫曲守莲的老人,患心脏病多年,生活不能自理。由于身体状况每况愈下,曲守莲心情极度烦躁,别人谁都不敢靠近她。索玉梅定期为老人翻身、洗梳、晒被褥、洗衣服,还和她拉家常,设法减轻她的痛苦。老人在临终前说:“索护士待我比亲女儿还孝顺。”索玉梅在高原护理岗位从事护理工作40年,参加抢救的危重病人700多人,多次随高原医疗队送医送药,一次次行走在平均海拔3500米的青海高原,索玉梅说:“作为一名护理工作者,只要人民需要,我将把自己的汗水甚至生命奉献给护理事业。” 

    失去四位亲人仍坚守岗位的“提灯女神” 

    2010年4月14甘旱晨,青海玉树广袤的草原,大地颤抖。7.1级地震将早春的玉树瞬间拉到严冬。作为离玉树最近的部队医院,索玉梅所在的第四医院迅即展开工作,兵分两路。一路由39名医护人员、8台车组成的高原医疗队,紧急开赴800多公里外的玉树;另一路在家严阵以待,做好救治后运送伤员的准备。索玉梅留在了医院。玉树是索玉梅的家乡,她的亲人就在玉树……非比寻常的牵挂,只能深深地理在紧张忙碌的准备工作中。震中情况怎么样?伤亡如何?会有多少人转送到西宁?在灾情不明的情况下,准备工作只能充分、更充分……一批又一批的伤员送到了医院,其中重伤员就有170位。地震当天中午,正在西宁抢救伤员的索玉梅惊闻家中四位亲人在地震中遇难,58岁的她悲痛之中,几乎难以站立。院长问自强劝索玉梅回去好好休息一下,她摇头拒绝了。忍着失去亲人的巨大哀痛,依然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。 “我虽然不能在抗震救灾一线抢救群众,但在后方医院,我要为救治这些父老乡亲尽最大的力量!”此后的十天里,这位58岁的军人干活不比任何一个年轻人少。"10天来,她中午没休息过1分钟,晚上12点多了照样能看到她忙碌的身影,真怕她累倒了。”跟索玉梅一起工作的护士范兴爱心疼地说。震区的伤员一批批地运下来,索玉梅没日没夜地奔波在手术室和病房4月16日,一批玉树灾区伤员被运送到医院,头部受伤的26岁藏族孕妇仁青卓玛从灾区转运到医院后,沉默焦虑,全身抽搐,头痛发烧。得知仁青卓玛家中有4位至亲在地震中遇难后,索玉梅俯下身子不停地与仁青卓玛拉家常,减轻了她内心的悲痛。4月17日凌晨,仁青卓玛顺利生下一名男婴。4月24日上午,在地震发生10天后,索玉梅终于回到日思夜想的玉树结古镇。看到瓦砾遍地、面目全非的家乡,索玉梅心都碎了。地震中索玉梅失去了姐姐、表弟、外甥女和刚刚几个月大的侄孙女。进了家门,58岁的索玉梅与姊妹们未语泪先流,劫后重逢的亲人相拥痛哭……。和亲人短暂相聚后,索玉梅便匆匆赶到兰州军区高原医疗队报到,投人到紧张的工作中。

    在收治患者的帐篷里,索玉梅一个挨一个地了解伤病员情况,耐心询问他们的病情,叮嘱他们需要注意的事项。27岁的藏族小伙儿公保南加的家在地震中几乎完全被毁,3位亲人不幸遇难。这些天连续参加抢险救灾,公保南加病倒了。索玉梅走到病床前,倒了一杯热水,轻轻抚摸着公保南加的头说:“孩子,一切灾难都会过去的。你是男子汉,一定要坚强!”望着像母亲一样慈祥的索玉梅,公保南加眼里啥满了泪花。地震发生以后,索玉梅先后参与了50多位震区转运伤员的救治工作。为了救人,她曾连续两天两夜没有合眼。58岁的她,不顾身体抱恙、灾区条件艰苦,和年轻护士一样,每天背着50多斤的药箱,走过家乡的村村户户,进帐房、上寺庙,为灾区伤员送医送药、输液、当翻译,在玉树灾区坚守了两个多月。 

    玉树地震中的心理抚慰师 

    玉树地震不仅夺去了灾区群众的家园和亲人,更多的是增加了他们的心理负担和压力,大部分伤病员悲观厌世、情绪极不稳定,心理创伤难以抚平,不愿接受治疗。索玉梅在护理伤员时发现,许多伤病员不同程度出现情绪失常、悲伤过度、连做噩梦等症状。她及时向医院建议成立心理辅导站,把心理疏导和身体疗伤结合起来,让伤病员全面恢复身心健康。医院领导采纳了索玉梅的建议,开通了心理咨询热线,抽调13名具有心理专业知识、懂藏语的医护人员,成立了流动心理服务小分队,随时深人病房对伤病员进行心理测试、心理疏导和心理干预。“转来的伤员大多具有恐惧感、无助感,身体伴有抽筋、失眠、呼吸困难……”4月18日,医院成立心理辅导站后,索玉梅第一个上台,给大家讲解心理干预的方法、技巧和注意事项。在医院170多名重伤员所在的护士站都有索玉梅的手机号码。伤病员们心里难受的时候,总愿意找这个满日康巴乡音的解放军倾诉。43岁的藏族伤员扎西多位亲人在地震中遇难,自己也肋骨骨折、肺挫裂伤,转运到医院后,扎西拒绝治疗,时常半夜在过道大吼大叫,抱头痛哭。索玉梅第一时间来到了老人身边用热毛巾为老人擦去满身的灰尘,操着熟练的康巴语同老人拉家常,为老人唱藏歌,给他讲自己的遭遇和心情,教老人如何走出心理的阴霾。相同的民族、熟悉的语言、似曾相识的面容、同样失去亲人的经历,拉近了他们的距离,使老人的恐惧紧张症状得到了缓解,开始接受治疗。扎西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后,伤病也恢复得很快。后来,扎西知道索玉梅在地震中失去四位亲人时,感动地说:“大姐,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……”被废墟掩理了7个小时,失去多位亲人的噶马江才和重伤的儿子送到医院时情绪低落,伤势恢复缓慢。“亲人已经离去,但你还有儿子。你要坚强,要好好活着!”听到熟悉的康巴藏语,67岁的藏族老人失声痛哭。地震发生后,医院对情绪不稳、心情焦虑、不配合治疗的60多名伤病员实施了心理疏导,用他们的行动安定和抚慰着灾区群众受伤的心。 

    索玉梅,从事护理工作40年,先后荣获“抗震救灾优秀共产党员”、兰州军区“双秀奖”、巾帼建功先进个人,获得8项科研成果,护理危重病人1680多人次,被部队官兵和各族群众亲切地称为“草原上的自衣天使”、“雪域高原的格桑花”。